护理学院
快捷菜单
快速返回

本站位置: 人文护理 >> 天使文苑 >> 正文


浏览文章【发布时间: 2017-10-16】  【点击数: 】【字号: 】 【我要打印


《未来的护士》—“护理”不是谁的梦,我一个人的朝圣

大连医科大学护理学院2014级1班 石佳卉

“没有什么比希望不平凡而更平凡的了”---William Shakespeare

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,成功、金钱、权利充斥的世界我们有太多太多理由选择更令人出其不意的职业。“这世上有许多人每天做的事就是不断将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,日子久了,生活便显得平淡无奇。”还未步入大学校园的我就懵懵懂懂的填过了高考志愿,只是为了读一个能对得起自己十二年寒窗苦读的大学,凭借比学校入取分数线高出6分的优势进了医科大学。高考分数令我没有更多的非分之想,心安理得的修了护理专业,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没有去另一所学校学临床,或者坚持自己的意愿学财经。

哎……当时用了太多更体面的借口搪塞了过去,其实我不是不愿意将自己的大半个青春洒在学校,也没有嫌弃那个医学院等级没有自愿上的高,更不是为了人们口中的将来好就业。怎么说,全凭自愿,我喜欢,没有理由的喜欢。许是因为单亲母亲给了我太多的阳光值,又或者是巨蟹座的人格令我不可抗拒的选择了护士。刚到大学,耳边也或多或少的听到些别人悲催的故事,什么高出一本分数线几百了被调剂了,什么将来读研转专业了,什么家里人特别不爽了。真是纳闷了,我可是毫不犹豫的填的护理专业啊,我可是带着满心欢喜大老远跑来的啊,他们怎么会这么憋屈!想想也是,人家可是高出专业分好几十呢,谁让咱将将过分数线呢。直至现在,有了留学读研的想法,我依然想坚持读护理的研究生,未来回国报效祖国。说这么多没别的想法,只是想说,”护理”不是谁的梦,只是我一人的朝圣。

出于对护理的兴趣与热爱,我幻想了太多与它的惊喜瞬间。那是个神奇的故事:“我叫朴佳卉,是一名护士,在深圳的一家大医院工作。两年前为了救一个迷失在公路上的小男孩,不幸发生了车祸。好在男孩没什么危险,而我因为抢救及时,保住了性命,可是从此再也看不见世界。颇受打击的妈妈接收不了现实到处寻医,拜佛祈祷,希望治好我的双眼。有一天妈妈从某个庙里请来了一位高僧为我治疗眼睛,听道上的人传,高僧法力高强,能解众难。虽不抱太大希望,但为了了妈妈心愿,便试了试。在经历了一个隆重的仪式后,奇怪的事发生了,我的双眼治好了。复明后的第二天,高僧回了庙里,从此下落不明。随着眼睛一天天好转,我也慢慢回到了临床工作,一切看似没有什么不妥。可是,不久后,我便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。在一次急救手术中,病人因为抢救无效,死去了。就当我们陪同家属看死者最后一眼时,我看见了他就安静地站在病床前看着死去的自己。从那一刻开始,我知道自己的生活将不再安逸,我也因此卷入一场场爱恨情长中。。。。。”当时年少,脑洞大开写下自己觉得会是收视长隆的故事,仅仅是因为我喜欢这个职业,它应该就是这样充满激情,充满挑战,充满惊喜的工作。

曾经,我希望我们护理学生可以学到和临床那些大医生们一样多的知识,这样在未来的某一天,在急救手术室里,医生像很多偶像韩剧里一样手术进行中不小心晕倒了,这时候不要急,护士拿起手术刀完成了最后的任务。当然,这些只是我所想象。

很难想象作为一个新兴时代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,每次走进护理学院看到南丁格尔塑像,我真的会双手合十在胸前,静闭双眼,内心虔诚的祈祷。哦,当然,祈祷的是期末不挂科。我不知道自己做这些的目的与意义,“有些事并不是因为知道结果才去做,重要的是经过”,许是内心对南丁格尔的敬仰,就像我所说,只是我一个人的朝圣。

也许在未来,我穿的并不是护士服,拿得也不是病人的病例,面前服侍的也不是生命垂危的患者。

也许在未来,我吃不饱,穿不暖,心心念的只是那三块五毛钱的早餐。

也许在未来,我坐在属于自己的落地大阳台的办公室,签着几百万的项目。

也许,也许,我都会记得自己在20岁那年,在那个懵懂的年纪,拿着录取通知书兴奋的报道,只为了心中那一点小不甘,那些许的坚定与认真。

“护理”,不是谁的梦,属于我一个人的朝圣。

编辑:於聪夫 作者:石佳卉 最后更新:2015-12-25 9:04:04

Copyright (C) School of Nursing,  DMU. All Right Reserved 

Designed by Network Center of DMU. Total Visits:
地址:大连市旅顺口区旅顺南路西段9号 邮编:116044
电话:86110540 信箱:DYHLXY2012@163.com